Sky阿肆

♡心有洁癖,不逆不拆
只是个写自己喜欢cp的小号

【楼诚/凌李】我的院长可能跟别人的院长不一样


存,@小甜饼,一发完。
私设MAX,只有谈恋爱,没有正事。

1.

凌远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见过李熏然了,二十年前,在一个小小的居民区里。

小李同志正在无忧无虑的跟同龄人玩耍,什么踢足球捉蛐蛐跳房子,什么都玩的起来,什么都会玩儿。

也不管有时会把衣服蹭的有多脏。

不过大部分时候小李同志还是很文雅的,毕竟多数是陪邻居简家两个小姑娘玩耍。

凌远饶有趣味的看着,总是被这个小孩子吸引,虽是不知道为什么,也任着去了,遵从自己的内心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。

肆无忌惮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
小李同志已经察觉了,在听从大人的教导和交一个帅气的新朋友的百般纠结之中,屈服于美色之下。
于是凌远看到小李同志冲他微微一笑,小嘴一张一合:“嗨。”

他愣了好一会儿没缓过神来,那位小同志则是自顾自的坐在他身旁,单手支着,巴巴的看着他,清澈透明。

凌远清了清嗓子,试探性的在他面前一挥手:“你能看得到我?”

他只是个路过的小神仙,照理说,一般人是看不到他的,李熏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,可怜巴巴:“我好像有点饿了。”

凌大神仙摸了摸浑身上下,只摸出一包牛扎奶芙,这还是小赵让他带回去的美味。

毫无迟疑的递给了李熏然,还是眼前这个小同志重要。

看着他吃成小仓鼠的样子。

真好。

后来,凌远有了他这几千年第一个人类的“朋友”。

李大朋友时不时的来表达他的关爱,并顺走两块牛扎奶芙。

再后来啊,凌小神仙依然在等,等啊等,可是等不到李大朋友了。


2.

跟李局长打了个标准的敬礼,郑重其事的,接过警员证,刚刚从警校毕业时,分配去乡镇派出所待了段时间,热血十足,成绩优异,因为家乡的关系,他调到了潼市,兢兢业业,也得人称一句“李副队”。

当警察是他从小的梦想,所幸并未辜负。

跟同事们插科打诨的庆祝,你一来我一往间,顺着意思承了顿晚饭,一群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凑在一起,热情高涨,就等着他这一句话。

主角只坐在一旁,捏着口袋里一张空空的糖袋子,多少有些低落。

这么好的事,好想告诉他啊。




最后订在了警局旁的一个家常饭馆,老板也跟这群小伙子很熟,进去安排了个靠里的包间,乐呵呵的祝了一句。

菜一样一样的上齐了,难得高兴,开了几瓶酒,几个没开车的当做代表,喝酒庆祝,作为主角的李熏然自然是免不了一顿灌酒,喝的急了,几轮下去已经不行,忙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去歇一口气。

运气好了会有奇遇,这句话果然没错,小李警官看着门外西装革履,正在打电话的人,忍不住一声口哨就吹了出来,惹来对面人一个怪异的眼神,并且径直走过了他。

小李警官十分受挫,神情抑郁。

“凌远,男,三十二岁,第一医院的院长,具体资料在一院官网都能查的到,是个成功人士。”把一叠资料放在了李熏然的面前,年轻的小伙儿样子有些纠结,“不过副队,你让我查他干什么啊?凌院长评价挺好的,难道背后有案子?”

李熏然将资料收拾收拾放好,站起来拍了拍虎子的背,只笑,也不答他的疑问:“辛苦了,回头请你吃饭。去干活吧。”

王虎稀里糊涂,不过既然副队说了没事,那就是没事,小伙子心大,倒也没放在心上。

第一次用公权查私事,罪过罪过。目送着他离开,李熏然悄悄吐了一下舌头,专心致志的查看资料。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他的信息,还在网上有公开。

下一步怎么做呢。小李警官有些犯愁。



事实证明,有时候幸运女神是会光顾你的——当你和你的他有缘分的时候。

稍微沾着父亲的光,李熏然得到了与凌远共处一室的机会,只不过在一堆XX局长,XX院长,XX领导中,听着父亲一句,“犬子李熏然”,再看着凌远慈爱的目光。

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第一次蹭父亲的职位为了私事,罪过罪过。小李警官再次忏悔。

凌院长年轻,四舍五入的也跟李警官是同龄人,应酬之类的事情他做的得心应手却了无生趣,不过跟小年轻聊天别有一番风趣,轻松愉悦。

小年轻掏出手机摇了一摇,巴巴的看着他:“凌院长,加个微信吧。”


3.

新时代,让两个陌生人快速熟悉的方法是什么?

答案很简单,相同的看法。

而能够表达自己意识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——吃饭。

自打交换了微信号,李熏然也不急,偶尔发条消息撩一撩凌院长,有话就说,没话也不找话,各做各的事。三天,三天,又三天,恪守生理上产生好感度的聊天守则。

医生跟刑警是两个忙碌的职业,几乎没有合适的时间用来交流感情,不过李熏然是谁,是个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刑警,三两打听之下,得知了凌院长休息的时间,幸运的是他也不用值班,正正好好,不用调休。
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,当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具备的时候——就不要等了。

李熏然约了凌远休息日中午聚餐,选的是个火锅店,名气不算小。

凌远过了半个小时回复,中规中矩:“好的。”

看起来好感度刷的不错,李熏然沾沾自喜。

在繁忙的工作中,周末很快就到了,特意挑了件看起来帅的休闲装,李熏然提前十五分钟赶到了地方,本来就是自己的提议,不能迟到,还要刷凌院长的好感度,更加不能迟到。

差三分钟十二点,凌远也赶到了,正巧看到李熏然乖巧样的坐在门口,打了个招呼有些惊讶,“小李警官,你这么早?”

小李警官神秘一笑,寒暄了几句就拉着凌院长进了店,天大地大,都不如吃的大,全然把其他的事情忘在了脑后。

因为胃的原因,凌远对吃的并没有太感兴趣,平时也是一个人做饭惯了,大大小小的菜式都会,每天唯一不同的就是要做什么而已。

只不过看李熏然吃东西,别有一番滋味,出奇的好看,于是凌远用公筷夹了生肉烫在小李警官的锅里:“多吃点。”

两三次下来,李警官就有些不好意思了,礼尚往来,捞了一堆东西放在凌远盘子里:“你也吃。”

笑的凌远脸上都出了褶子。

真好。

凌远不怎么动筷,辣汤一滴不碰,菜品避荤就素,刚坐下时还特意跟服务员要了两罐酸奶,不喝酒不喝饮料,茶倒是入口不少。

如果不是偏爱素菜,大抵就是胃不太好了。

小李警官得出结论。下次还是去吃家常菜吧。

在警校学的东西居然用在凌院长身上了,罪——等等,就当是练习技能了,还挺好的。李熏然问心无愧。

“其实下次你可以来我家。”凌远突然抛了一句话出来,“我做的菜,稍微自夸一点,也是挺好吃的。”
这话怎么说的我跟一个吃货一样,小李警官边腹诽边点点头:“好的”。语气中说不出的开心。

自从有了开头,李熏然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,聊天聊地聊时事,许多看法正中凌远心头,时不时插两句话。说的人开心,听的人也高兴。

皆大欢喜。

4.

一来二往之间,凌远跟李熏然也熟络了起来,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,从人生理想谈到风花雪月。

——还没到风花雪月的程度,小李警官有些闷闷的想。

凌远忙,作为一家大医院的院长,看病开药手术,处理号贩子和医院发展事务,样样精通。

李熏然也忙,抓贼抓小偷审犯人,工作认真,身手了得,他拍了拍身上的警徽,总得对得起这一身警服。

其实算算下来,一个月有机会非刻意的碰面只有两、三次,微信上的聊天倒是每天没断过,忙的时候只回一两条,闲的时候侃天侃地,乐得自在。

不过马上就是凌远跟李熏然这一个月第四次互相有空的会面了,掐指一算,一周一次,见面的次数还是不少的。李熏然沾沾自喜。

只不过在吃的上犯了难,凌远中午有台手术,李熏然晚上要回警局值班,算来算去只有下午三四点的时段,午餐过晚,晚餐过早。

不过还是难不倒聪明的小李警官,他在手机上随手一划,订在了满记甜品。

凌远回复如常:“好的。”

不过还是有点儿为难老年人的,凌远看着坐在周围大大小小的孩子,喝了一口自带的茶水,试探性问道:“你很喜欢吃甜品?”

“也不是很喜欢。”小李警官边嚼边说,腮帮子鼓成了一只小仓鼠,“有一项除外,牛扎奶芙。”

“我特别喜欢吃牛扎奶芙。”

——抱歉,我们不生产这个。满记甜品的工作人员笑眯眯的说。

李熏然摆了摆手,又加了个杂果小圆子雪山蓝莓芒果班戟。


5.

追人要追到点子上,这点儿道理凌大院长是明白的。

行动力十足,自打上次跟李熏然分开之后,凌远就在百度中寻找牛扎奶芙,并在淘宝上选了好评率最高的一家下单。

终于到了。

凌先生边提着快递边往警局走的时候想。

凌远早就注意到那个小警察了,在微博上曾经有人上传过李熏然一段警局宣传视频,英俊帅气,声音都好听的一塌糊涂,实在是吸粉利器,还火过一段时间,被赞“最美警察”“潼市警草”不提,在网络上甚至还有小姑娘哭着喊着叫老公男朋友。

每次刷到这种留言,凌院长就眉头一皱。

不过这个社会热情来的快去的也快,经过时间一消磨,那些丫头们就嚷着别的小鲜肉喊老公男朋友了。只有这一件事,凌远感谢了现在的快餐模式,并悄悄的将小李警官放在了心底。

在饭局上见到他上的时候,说不吃惊是假的,本来只是谈公事,却收获了意外之喜。

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之后的发现——这小家伙可能喜欢我。

既然如此,未婚未娶,没有对象,相互喜欢,小警察矜持明着暗着的暗示,那做院长的就要挺身而出了。

停在警局门口,凌远信心十足的整理好衣衫,给小李警官打了个电话,就等着自家的卷毛小警察跑出来了。

不出他所料,李熏然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惊喜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凌远晃晃手中的快递,塞到李熏然手里,示意:“来给我的小警察送福利,打开看看。”

一时有些懵的小李警官不知道回应什么好,只得速速低头拆看礼物,幸好有快递,他想。

一盒包装精美的牛扎奶芙,小李警官满脸洋溢着开心:“你果然知道我喜欢吃哪种的!”并拆开美味品尝。

看着吃成小仓鼠的李警官,凌大院长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等等,凌远神情怪异:“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?”

“是啊。”李熏然答得没有丝毫迟疑。


06.

凌远是个神仙,小神仙,负责在三界五行之间跑腿传消息的。

本来不用勤勤恳恳的修炼法术,架不住凌远是个认真的人,有些法术修习的比正派的继承人还好。

天帝要给他升职,鬼使神差的,被凌远拒绝了。美名其曰:赏阅三界五行的山川河流美景佳肴,后来仔细一想,旅行的意义,大抵是为了遇到李熏然吧。

他便穿梭在世间,旁人是看不到他的,也乐得自在,跑跑腿赏赏景赚赚钱,一生也是挺完美的。
后来遇到了李熏然,起初只是被他吸引,跟在他身后看几眼。后来发现小李同志能够看得到他,又陪他玩了几天。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。

于是他跑回去跟天帝说,我不干了。

天帝也是好说话,大手一挥,罚了他二十年的工作,然后放他走人。

——只不过把他的记忆悄悄的封印了,并编造了一段“凌院长”的人生给他,那就是他现在的身份了。




“所以你还没告诉我,为什么那天之后我就找不到你了。”凌远看着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大李同志,突然想起这个问题。

“我……”李熏然清了清嗓子,然后特别小声的说,“我搬家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竟然是这样,总算解了心头的疑问,凌院长塞了一个草莓给小李警官吃。

没想到激起了小李警官强烈的求知欲。

“神仙不都是法力高强混入人类生活的吗

“神仙不都是能腾云驾雾,千变万幻的吗。”

“神仙不都是能知晓世事,万里追踪的吗。”

“远哥,为什么你跟别的神仙不太一样。”

凌前神仙揉了揉小李警官的脑袋,柔情满满:“那是你们的神话小说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172)

© Sky阿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