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y阿肆

◆伞修复健中
♡心有洁癖,不逆不拆

就是想隨便說說,凌晨刷了一遍生肉,哭成狗。
下午刷了一遍熟肉,哭成球。
真的是哪種,怎麼說呢,壓抑在心裡的感覺。
第一次在自己覺得還算he的時候哭成這個狗樣子,衛生紙都用了半卷。
郁夫會去幫ta醬是意料得到,二十多年的感情與相處。龍哉對郁夫的了解,二十年,那麼深,於是他拜託了日比野小姐——龍哉拜託日比野小姐的時候還真的不少,每次都是為了郁夫。還對郁夫說著「自己去救日比野美月,跟我沒關係。」然後卻發給郁夫日比野所在的地址。
他是想一個人結束一切的,我想。龍哉覺得,郁夫身邊有日比野小姐,有三島課長,蝶野警官⋯⋯那麼多朋友,少他一個,也不會怎麼樣吧。——表面上特別狠戾的說了「分手」「利用」⋯⋯卻對著三島課長,蝶野警官說著「我想保護他。」
抱歉,請允許我用一個老套的彈幕——如果這都不算愛。
不必在意是愛情或者友情,或者兩者都有。「家人」本來就是最親密無間的關係。

郁夫來幫ta醬的時候,說的那句「抱歉,我來晚了,ta醬。」我真的對這種情節抵禦不住。他們是兩條龍,銜尾龍。注定要糾結在一起,不能分離,就如同吊墜一樣。
編劇三觀很正的編完了整個故事,雖然兩條龍偏離了正道二十年,但在最後一刻還是選擇了正確的道路「這份愛,才是正義。」終於是沒有錯下去。
「雙滅」這個結局,在我看來還是比較好的,其實我一直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了,不論在哪邊都是好的,至少他們永遠的在一起了。
其實是看完最終話再去看的第九集的副音軌,「郁夫有多喜歡ta醬,眼裏都是ta醬啊。」聽著番茄這麼說就又很想哭。
抱歉,有點寫不下去,這幾天還是有些難過的要死,回頭想到什麼再來補一點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Sky阿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